越是讲真话难就越是要讲真话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越是讲真话难就越是要讲真话

發表 由 Admin 于 周日 6月 25, 2017 9:17 pm

  全国政协常委张维庆3月5日在讨论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时痛批官场歪风。他自称从当副省长开始,做高官20年,讲真话越来越难。他认为渠道不通畅,领导听不到真话,官场零规则和潜规则双轨运行,官员说的和做的不一样,会上和会下不一样;下面的人习惯琢磨领导讲话,而不是让讲话服从法治原则;官员对讲真话有忌惮,担心会给自己带来政治风险;解决问题,必须从高层做起。
  66岁的张维庆就讲真话难说了一些真话,他所列举的那些现象每天都在发生。甚至就在读者看报的此时,情况也一如既往地不容乐观,无数假话正在诞生,并堂而皇之地遮蔽人们的视听。其实,岂止是讲真话难,现在连公开点出这样的问题都很难,需要言说者具备相当资格与极大勇气。而这种真话被驱逐的局面,根据张维庆的亲身体验看,不仅没有松绑反而变本加厉。
  张维庆是高级官员,他所说的讲真话难,其主语自然默认是各级官员。在这个系统中,盛行着一整套官话,和真话没有多少关联,却足以深刻影响到官员的自身利益。对这套官话的服从,就相当于对这个系统负责。违例者,比如用真话威胁到官话,往往会受到各种类型的惩罚,甚至断送仕途。因而,官员讲真话难,究其原因是权力内部的话语清除了真话的空间。
  但讲真话难,不只是官员的感受,也不只是官场的特征。讲真话难还是社会病的典型症状,民众讲真话的处境不比官员更宽松。官场上的话语禁忌,正在系统化地扩展到社会,表现出对社会领域中真话实情的抗拒及封锁。官场讲真话难,不过是社会讲真话难的起源和缩影。讲真话,并未受到制度化的保护,却遭受制度化的排斥。这是问题的核心所在。张维庆也是点到即止。
  即便是在讲真话极困难的情况下,真话还是有的,更不缺乏讲真话的人。在一个充斥谎言的环境里,真话本身就是力量。因此,可以看到各种对真话禁忌的重申和强调,遇到各种遏制真话的措施和举动。讲真话的尽管稀少,但并没有放弃;拒斥讲真话的即便遇到反对,同样不打算停下。讲真话与讲真话难并存。围绕着讲真话所发生的一切,可以比较清楚地解释讲真话难的原因。
  讲真话难孤立了真话,同时鼓励了不讲真话的行为。无论是官员还是民众,也许会因恐惧而疏远真话,或凭借谎言来求取安全感。这样一来,真话就凸显出来,成了唯一被追击的对象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讲真话难的后果不仅是压制真话,还可能降低真话在公众话语中的比重。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,真话被围剿都是一场灾难,对此必须保持足够的警觉。
  讲真话难的处境提醒民众,要对假话有基本的鉴别能力。这是因为假话或托词泛滥,其势不只是要赶走真话,还希望代替真话。虚假的话语泡沫具有侵略性,禁锢讲真话的人,企图占据真话对人们的正面功能。如果周围都是谎言却无免疫能力,迟早会被谎言占领,或成为谎言的一部分。在讲真话难的情境中,一个人究竟是朝向真话还是假话,其实并无更多选择。
  讲真话越来越难,并不代表真话失去了价值。相反,若想避免真话的全面溃退,令其在与假话的抗争中取胜,可用的良方就是讲真话。唯有讲真话,才能挽回讲真话难的局面;唯有讲真话,才能拯救真话;唯有讲真话,才能矫正人们的扭曲心理。讲真话难是我们讲真话的唯一理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南都社论

Admin
Admin

文章數 : 41
注冊日期 : 2017-06-20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chuncao.666forum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