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 与 Teresa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我 与 Teresa

發表 由 黄旭晖 于 周三 9月 20, 2017 10:44 pm

  邓丽君Teresa Teng,生于1953年1月29日,和我的父母一样都是中华民国的公民,我的父母今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。
  邓丽君逝世于1995年5月8日,享年42周岁,我今年正好也是42周岁。我可谓:“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“”。她没有来过大陆,我至今还没有去过台湾。好在晴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仍在宝岛飘扬。她的祖籍是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,我曾在2000年左右,因为工作上需要出差的缘故,去过大名县城,那个地方接近山东聊城,她的母亲是山东人,所以有人也称她是:“山东姑娘”。她在台湾算是:“外省人”,我在北京和上海都是以“外地人”的身份生活了十几年。2008年,我在广东上班,曾去过深圳沙头角的中英街,那儿是我的足迹最靠近邓丽君在香港的居所。

  我也可以说是听着邓丽君的歌声长大的,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,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,记得夏天夜晚睡在户外的地铺上,夜里睡不着的时候,偶尔能收到来自中华民国复兴基地的广播节目,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歌曲《梅花》,还有《十八的姑娘一朵花》。歌声非常甜美悦耳。当时并不知道是谁唱的。其实那时候大陆有很多歌手就在模仿邓丽君了,比如田震,李玲玉,其中以王菲的声音比较接近邓丽君。

  当我在家乡的镇中学上高中时候就开始住校,每天早上校园里的大喇叭都会播放一些歌曲,其中就有《云河》,意境飘渺。同学之间经常传阅当时的刊物《流行歌曲》,或是《通俗歌曲》,我曾对照着简谱学唱《你怎么说?》。刊物内容里也有一些关于邓丽君的报道。琼瑶作品中的《在水一方》在当时的广播节目观众点播率是居高不下的。她的金陵女中闺蜜林青霞在电影《窗外》中担任女主角。曾几何时听《小城故事》引发思乡之情;《再见,我的爱人》令人热泪盈眶。《美酒加咖啡》和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》都是脍炙人口的,令人费解的是某国政府竟然斥责邓丽君的歌曲为“靡靡之音的黄色歌曲”。黎明和张曼玉曾合作演出了一部以《甜蜜蜜》为主题的电影,这首歌还成就了很多年轻人的姻缘。

  当时与邓丽君齐名有刘文正和罗大佑,他们年纪都相仿佛,罗大佑也曾定居过香港,他的歌曲《亚细亚的孤儿》和《皇后大道》都涉及政治话题,邓丽君的歌曲《梅花》和《中华民国颂》比较有影响力。后来,费玉清在中国大陆演唱的时候,把《中华民国颂》不得已改为《中华民族颂》。邓丽君的政治面貌是国民党党员,她曾经多次去军营劳军慰问演出,还曾在距离中国大陆最近的金门前线阵营向大陆同胞喊话。今年是成龙先生的本命年,然而他觉得中国人是需要管的,他的很多政治言论都是令人大跌眼镜的。25年前,邓丽君积极投身于歌声献中华的义演募捐活动,而如今的第一夫人彭女士当时正好与邓丽君所唱的恰巧是反调。

  音乐跨越了语言障碍,邓丽君的《遇见你》就是用粤语演唱的,她也曾用英文演绎过 Michael Jackson 的《Beat it》。邓丽君的歌唱事业在日本获得很大的发展,《我只在乎你》原本就是一首日语歌曲,她也唱过《北国之春》。我有幸在上海的一家日资企业上过班,学过一点日语,所以通过听邓丽君テレサ·テン的日文歌曲可以提升自己的外语水平。至今歌坛还存在这样的现象:大陆效仿港台和日韩,进修都是要去欧美的。上海的周冰倩曾在日本见过邓丽君,并有过合影。北京的《中国青年报》曾经通过电话采访过邓丽君,我与台湾网友也曾通过电话,传讲邓丽君的故事,是我们的最大的公约数。邓丽君用闽南语(或者说是用台语)演唱的《望春风》,曾被陈水扁总统在外事出访时代替国歌使用。

  邓丽君也曾唱过很多地方民谣,比如《绿岛小夜曲》,早年,她就唱过黄梅调和凤阳花鼓。这些都是在我的家乡所熟悉的曲调。比她小几岁的蔡琴,就是以民歌歌手的身份涉足歌坛,蔡琴的宗教信仰比较明确,也曾接受过好消息福音电视台的采访,表明她自己是个基督徒,她也唱过很多赞美诗,成名曲《读你》原本就是一首圣歌。邓丽君的信仰特征并不明显,但有可靠的消息证明:她是信奉天主教的,法国就是一个天主教的国度。我曾请教过一个台湾网友,国民党党员身份与信奉基督教是否矛盾?事实证明是不矛盾的,国父孙文中山先生就是基督徒,有人也查询过现任总统马英九信仰状况,他曾接受过天主教的洗礼。

  2003年末,另一名香港女艺人梅艳芳因病去世,年仅40周岁。她们都是英年早逝,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创造出了辉煌的成绩,令人敬佩。虽然我们曾谋面,但是她们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歌迷的心中。

黄旭晖

文章數 : 194
注冊日期 : 2017-07-08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